一壶好酒是要通过实践熬出来的——复星集团郭广昌

熟悉复星集团的人都知道,复星集团在近几年间的发展可以说是十分的稳健。做出了很多优秀的成绩,不仅与企业内部所有人的努力密不可分,更是复星集团郭广昌凭借睿智的头脑抓住了市场商机,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之中,郭广昌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讲话。

“我希望复星提供的保险和富足板块,让大家只要健康,快乐的活着,钱一直都是有的,这三者是相辅相成。”

“我们要打造一个类似于世界杯能够踢C位的球队,我很满意我们 C位的核心团队在不断的成长。”

“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没有一个大的团队,打造不出这样一个大的体系,形成不了大的生态,完成不了我们的愿景。”

“要做对的事,做难的事,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,就像一壶好酒,是要通过实践熬出来的。”

“复星一直是比较保守的,很多人说我们算的比较精,对风险都看的比较深,但在疫苗这个事情上,我可以说对股东不是很负责任的。”

“在疫苗这个问题上,复星所有的投入是国家以大义为先,而不是股东利益为先,所以(疫苗发展)到今天,我觉得是喜出望外。”

2021年3月30日,郭广昌发布致股东信,受新冠疫情影响,于本报告期内,本集团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1366亿元,同比下降4.44%;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达到人民币80.2亿元,同比下降45.83%。

但由于中国率先走出危机,恢复经济和生活的正常秩序,复星在中国地区的业务反弹显著,其中复星医药、豫园股份等旗下企业,皆实现逆势增长。

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复星旅文,通过持续控制成本和开支,并积极推动营业恢复,到二季度时其中国大陆业务营收环比已显著改善。

在本次业绩发布会中,对于备受瞩目的疫苗问题,郭广昌直言,复星所有的投入是国家以大义为先,而不是股东利益为先。在他看来,总有一些事情是超越利益之外的,总有一些事情是超越股东利益之外的。

同时,对于如何打造复星的生态系统,郭广昌表示基本布局已经完成了,但是系统的经络还没有打通,还是各块各自为政。

首先感谢我们所有的客户,感谢我们所有的股东,也感谢复星所有的员工和团队。

去年从业绩、挑战上来说是最坏的一年,但从复星自身在挑战面前的成长来说,也是最好的一年。

在健康方面,第一是要治病。所以我们大力发展CRA-T,我们的复宏汉霖,我们的手术机器人等等。

所以我觉得未来基因检测之后,(可以提前预知)你有可能得哪种癌症,我们就可以打一个疫苗预防了,就不会生(病)了,这可能吗?

然后是快乐,快乐很重要,不快乐的人很难健康,很多郁闷的人,郁闷着就生病了,所以喝点酒还是必要的。

有时候也很痛苦,就是活时间长了,本来准备好了活到100岁的钱,结果活到了121岁,后面20年的钱没准备好,这也不行。

所以我希望复星提供的保险和富足板块,让大家只要健康,快乐的活着,钱一直都是有的,这三者是相辅相成。

第三,要做这些事是很不容易的,所以需要有一个大的生态系统,这个大的生态系统,我们基本布局已经完成了。

我们有那么多好的产品在全球布局,我们有那么好的技术,一直在不断的进行创新。

但是我们的经络还没有打通,还是各块各自为政,我们还没有为客户形成一个大的生态系统服务。

比如说,有了我们健康险的,其实他更看重的是我们后面的健康管理服务,就是你不管生什么病,我们能把你治好,通过健康管理服务让你不生病。

去我们亚特兰蒂斯的,是不是还能享受到我们买AHAVA的服务?是不是可以打折?以及享受LANVIN的产品服务,时尚服务?

所以为什么要C端置顶?就这么来的。我们要把经络要打通,要炼成复星的六合神功,才能为客户有更好的服务。

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,还有没来的,我们要打造一个类似于世界杯能够踢C位的球队,我很满意我们 C位的核心团队在不断的成长。

那为什么需要100多个全球合伙人,以后(甚至)要更多?因为我们要打一个大仗,我们要服务那么多的客户,没人怎么行呢?

另外我们还需要替补队员,像足球队在场上的11个,替补还有11个,这就二十几个了。

还有青年队,还有为他们服务的,还有教练,背后要有股东,还要有董事会做指导,还要有球探去找新的人等等。

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没有一个大的团队,打造不出这样一个大的体系,形成不了大的生态,完成不了我们的愿景。

(打造这样一个生态系统)这是不容易的,我也知道很不容易,所以我一直跟兄弟们强调,要做对的事,做难的事,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,就像一壶好酒,是要通过实践熬出来的。

问:跟拜恩泰科合作的mRNA疫苗在中国马上上市了,未来复星在mRNA技术平台或者赛道上,包括肿瘤,传染病等其他疫苗上,是不是有一些考虑和想法?对国际前沿技术的展望是怎么考虑的?

郭广昌:我们最近投资了舍得酒,舍得有一句话:“再舍得的人也有舍不得的时候”,还有另外一句话叫“再舍不得的人也有舍得的时候。”

(注:复星在2020年10月完成了对于金徽酒的收购,并在当年12月拍得舍得酒业的控股权。)

复星一直是比较保守的,很多人说我们算的比较精,对风险都看的比较深,但在疫苗这个事情上,我可以说对股东不是很负责任。在当初布置疫苗线路的时候,可以说毫无把握。

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这条技术路线中国有没有?我们想为国民多一种选择,为国家多一种可能。

这个技术路线是全新的,有可能就是颗粒无收。包括去年年底我们要付定金,锁定疫苗的产能供应,我觉得也是充满风险的。

我跟大家讲这个话的意思是,在疫苗这个问题上,复星所有的投入是国家以大义为先,而不是股东利益为先,所以(疫苗发展)到今天,我觉得是喜出望外。

(疫苗发展)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们的药监局,我们的CDE,我们的监管部门没日没夜(的工作),有时候凌晨两三点还在工作,(所有人都)付出了大量的辛苦劳动。

包括我们的合作伙伴,拜恩泰科创始人Ugur博士,也获得了德国国家级的荣誉勋章,我觉得这是他应得的。

总有一些事情是超越利益之外的,总有一些事情是超越股东利益之外的,所以请大家理解。

三十年的时光里,复星集团一直都是秉持着心系客户、国家、社会的发展理念 ,为让更多的家庭能够生活更健康、更幸福、更快乐而存在,而这一切,都与复星集团郭广昌的领导密不可分。

“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,仅供用户参考,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,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”